■在香港城市大學讀研究生的河北學生小孟,前幾天剛剛畢業。
  在廣州讀研究生的香港學生,在畢業時面臨去留,不少人選擇回香港打工,也有不少選擇留在內地發展,甚至遠走西部當起志願者。
  ■新快報記者 黃雪萍
  個案
  赴港讀研
  在自己還清醒時做了一件喜歡的事
  ■新快報記者 黃雪萍
  三天前,小孟在香港城市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拿到了自己的碩士學位證書,在過去一年裡,這個河北女生先辭掉了已經工作兩年的崗位,然後考雅思、趕作業、泡圖書館、拍片子,在她的同齡們正在為職稱、房子而忙碌的時候,她選擇去香港讀書繼續為自己的職業和人生充電,為的是過一種自己認可的生活。
  最大困難是語言,
  是英語而不是粵語
  在小孟就讀的傳播與新媒體專業里,有不少學生也是工作兩三年後回學校“回爐”,這其中又以內地學生居多,他們中有的人是為了拿到香港學位後回內地能申請北京、上海戶口,有的人是為了以後的轉行做打算,總之,他們的讀研目標都很清晰。
  由於香港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西化的教學方式,比起留學歐美,在香港讀研具有更高的性價比。以小孟所在的專業為例,學費根據學分來計算,一個學分3180港元,一年需要修滿30個學分,學校不為研究生提供住宿。小孟和她的兩個同學租住在學校附近的小區,每個月一起支付13500港元(約人民幣10609元)的房租,房子大概60平方米,這也是她平時開銷中的一個大頭。
  在港讀研的過程比小孟想象中要辛苦,“這其中面對的最大困難就是語言,是英語而不是粵語。”教授都採用全英文教學,第一堂課她聽得雲里霧裡,於是在這之後的每堂課前,她養成了提前把PPT先預習一遍的習慣,然後整理好所有專業詞彙,多看多練,最後一個考試時,來自河北的小孟還代表了團隊做口頭陳述。
  把香港能跑的地方都跑遍
  讓小孟感受更深的還有香港讀研的高強度學習,“通宵做項目是常有的事,我們睡覺時間一般都是凌晨一兩點。”平日上課一般都到晚上10點,再搭地鐵回家,晚上十一二點時港鐵又會突然熱鬧起來,放工的白領和下課的學生相互交織形成一股忙碌的節奏。
  相較於媒體報道的內地本科生來港後種種不適應,研究生們在這方面的煩惱顯然比較少。小孟經常扛著攝像機,走在香港的大街小巷,去體會日常香港居民的生活,讀研的這段時間,她幾乎把香港能跑的地方都跑遍了。
  刷經驗,不刷學歷
  小孟形容自己最大的收穫是打開了眼界,“像屌絲進城一樣長了見識,教學理念和器材都很專業”。第一次學拍3D電影,第一次操作航拍小飛機,甚至連平時一個作業,都要平鋪軌道、架燈,那架勢毫不亞於專業水平,學院的各種器材都能隨時使用,不用預約,也不用跟別的組員搶,連實習都可以在校園裡搞掂,香港衛視的一些節目在城市大學錄播的時候,許多同學都去做了實習生。
  開啟了“學霸模式”後的冉冉,也會被現實潑冷水。就在她決定去香港讀研的時候,她的一位在北京媒體工作的同學也升職到執行主編,跟她喊話,“我們這剛來一個香港畢業的研究生,什麼也不知道,你怎麼能誤入這個歧途,光看學歷呢?”
  “我其實就是去刷經驗的,不是刷學歷”。儘管周圍有人不理解她,在職業發展的關鍵時期選擇去香港讀研,但小孟覺得自己是在清醒的時候做了一件自己喜歡的事。
  關於未來
  對於未來的職業打算,冉冉想回到北京或廣州從事媒體工作。今年26歲的小孟已經有了危機感。在香港,和她合租的兩位室友都是90後,“年紀大了要有取捨,否則我會留在香港再拼兩年。”冉冉說,“我真的特別喜歡香港,在這邊如果二十六七歲結婚,別人都會覺得奇葩,但是在內地還不定下來的話,婚姻都給耽誤了”。
  Stella
  內地工作靠關係,先回香港當銷售
  在內地讀了四年本科和兩年研究生後,Stella仍然選擇回香港。“內地的薪水比較低,工作很難升職,很多地方要靠關係。”回港後,Stella發現自己在內地讀書的學歷和文憑並沒有給她帶來一份滿意的工作,而且還把英語荒廢了。於是,她開始從事護膚品營銷的工作,雖然月收入不太穩定,但平均下來也有大概3萬港元每月。只不過,Stella以前在暨南大學所學的專業知識也就此擱淺了,“收穫更多的還是一種思維方式和一群來自各個地方的好朋友。”
  邵莉萍
  內地文憑香港受冷,留廣州先工作幾年
  在她的30多位港澳生同學中,有過半香港學生都希望先留在內地工作幾年,“因為內地大學文憑在港的認可度不是太高。”他們中的很多人的就業意向也不會僅僅局限在自己的專業,還在念大三的香港學生Zach已經有了自己的服裝品牌,他設計的潮T不僅在校園裡受歡迎,甚至還遠銷至美國。
  黃乾宇
  帶上女友,遠走西部當自願者
  2005年,他剛從暨南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,放棄了香港的一份高薪offer,和同樣來自香港的女友一同去廣西當志願者,他們也是西部計劃開展以來,廣東招募到的首批香港籍大學生志願者。在當時,來內地讀大學的港澳生畢業後大多會選擇去外企,或者是回香港就業,黃乾宇的選擇讓身邊所有人都驚詫不已,他女友的媽媽甚至勸女兒早點分手,但他最終說服了女友。現在回想起當年的選擇,他說:“不後悔,那是一筆極為重要的財富。”如今32歲的黃乾宇,在一家外資企業擔任人力資源總監。  (原標題:廣州畢業的港生,過半選擇留廣)
創作者介紹

台灣檜木傢俱

xo95xobq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